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不完美

 @Bball 说好的这篇。请不要打我。我喜欢把这篇想象成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,撑过这几分钟就能修成正果。不论如何想象,这篇的情感冲击力一直让我很赞叹。

生日快乐,陪你过第二个生日了,真好。

****

不完美


by Louise Lux

原文:Imperfection

配对:5/8

分级:G.

****


他们双双醒来有那么一会儿了:

“悟净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说句话。”

“嗯嗯,我在呢。”他哑声道,“谁把灯熄了?”

手指在黑暗中摸索相触,以令人疼痛的力道交缠在一起。悟净能感觉到八戒离得很近。

“我受伤了。”八戒说。

他的声音有气无力,带着...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中)

被屏蔽第三次= = 这么柴也至于。

请走外链图片:点我

为了保持小号纯洁性,此bo废止

不排除未来心血来潮复活。

这里只有古二和侠风——因为种种原因,短时间内不太想碰的两个圈子。无关posts删了,隐藏的太华绝恋和段子都放出来了,该打的tag也打了。

就差一篇参合志的文,不知道能不能放?老板娘 @月下对酌 

对我留下的月球表面表示非常抱歉,对读者姑娘们表示非常感谢。我从来没相信过我写过的cp是真的,有时一边写自我感动的真挚场景,一边在心底嘲笑它们。我从来没相信过651是坐标的宇宙必然规律,也没相信过大师兄是二师兄的庐山。但我愿意相信你们相信它们是真的。

这让我或多或少想起,很多年前我喜欢用拼插积木搭城堡,操纵数个乐高小人,来回变换角色和语气,上演漫长到...

[荆谷]十杀(全文)

一些说明:

1. 这文之前发过三节,写得很不顺,就给删了,对不住评论区的姑娘。这里是全文,拖得时间太长,太磕巴,小节之间可能文风突变,见谅。

2. 号称荆谷,但谷月轩最后四分之一才出来。

3. 未明走了逍遥大侠+任清璇结局。

4. 黑了一个游戏里应该属于灰色地带的npc,并且严重剧透了相关隐藏剧情。还黑了一个游戏里明显是正派的npc。希望二位的粉不要生气。


 @Bball 晚了一天,但是生日快乐!说好的21船戏我尽力了!内含大量ooc文艺腔无意义告白,那也是我想对你说的。

****


0.


“这么说,你也曾入

燕台挂剑(侠客风云传,萧遥x燕宇)

我也不造这个cp叫啥,萧燕?

背景东厂线,朝堂故事都是杜撰的啊……


1.

萧大人喜美食。

朝廷上下人皆称道,萧大人脱下那身锦绣飞鱼服,便是一等的风流高致人物。

朝廷上下,遍布着他的朋友,却几乎没有一个敌人。虽然年纪轻轻便权焰熏天,皇帝陛下依然给予他无偿的宠信。萧大人交游甚广,从奉天门到午门,逢人皆可陪笑拱手道一声兄台;信步游走于乡党罗织之外,就连最难缠的言官也很少找他的麻烦,皆以为忠臣的楷模,清流的典范。

每到年节生辰,迎来送往,贺礼常常堆满了萧府的门阶。京城哪家酒楼新聘了手艺好的厨师,萧大人都会第一个被邀请去品尝。倘若他酒后兴起,能留下一星半点墨迹,店主定然要奉为至宝,装裱悬...

[古二乐夏]清平乐(上)

谁要的刀?

粮食向的,至多暧昧。

****

拂了一身还满


天晴五岁半的时候,跟随哥哥进偃甲库帮爹爹寻找材料,竟无意间把桃源仙居图的画轴翻了出来。

这幅图尘封多年。挂轴上的连环锁已被乐无异原封不动锁了回去,封印也请人施法复原,如此静静躺在手里,只和当年谢衣故居中从未开启时一般模样。灰扑扑的,并不起眼,难以想象其中自成一方天地的奇妙。

乐无异愕然良久,忽就乐了。忘乎所以拍着大腿道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哈!哈!总算……总算……”

“爹,是我找到的。”天晴抗议。爹爹却充耳不闻,已然埋首其间。

名满天下的大偃师,解自己设计的机关自然不在话下。只一刻功夫,黯淡的法阵光晕重新萦绕在四周,两...

[古二乐夏]共此长安(填词)

原曲:戚薇《胭脂畔》

被OL那点破事折磨了很久,在飞机上写完这首,好像心里踏实了一点似的。阿Q也好,自我安慰也好,算是一个理想化的愿景吧。

********

【乐】

西出阳关道 千里风似刀

边月晓 徒然流照 故园风雨正飘摇

犹记相逢早 金玉麒麟少

青天高 任扶摇 燕雀鹏鸟

【夏】

惊起又五更 雨声入江声

焉知死 向死还生 浴血方觉血犹温

梦里流云如绕指 挑灯拭青锋

青锋鉴我冠头 雪三层

【乐夏】

天涯望地角 关山迢 一江月 两岸...

木头好棒啊!

Bball:

和相公 @看不见我 一起做了问卷,因为乐夏能认识还接受了我求娶(。)真的开心得像做梦似的QwQ请继续爱我…

不造Lof安利有没有用…还是说一句路过的小伙伴们来试试这份微薄的安利嘛好吃不后悔呀!

[古二乐夏]每次进宫都会看到夷则在被虐

原曲《每天回家都会看到LP在装死》

不圈谁了就,自己有数233

****

偃甲鸟才传来消息说夷则又龙体欠安

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熬过冬天


寝殿的门还是没关满地跪着太医宫女

皇帝躺在龙床上抱着大药罐


我很冷静掀开帐幔

“这次又是谁下手好狠?”这么笑着问

夷则就吐几口血呵呵呵笑了


每次进宫都会看到夷则在被虐,还有哪朝的皇帝这么倒霉?

明天又会是怎样的花样虐法呢?作者的脑洞太大完全不敢想啊


有时他被亲哥追杀或者去单挑血玲珑

皮薄血脆很快就喊呃啊可恶


明明已经坐上皇位杀手还是不肯消停

下毒行刺放火放水没完没了


失明失忆失去武功养病期间又要乱动

说不...

[古二乐夏]李朝遗闻 卷二 第十四

文言写不利索,就这么着吧。看清楚标签再点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宣和二十九年,帝疾笃,气血日衰,苦利日剧。夏五月癸未,召皇太子及三公入青鸾殿,密付之以身后事。酉时,复召浑天监丞乐氏无异入,就御床同卧,执手恻然,曰:“吾平生所负,莫过于彼女与卿。”无异曰:“君其闻辅负其车,椽负其檩者乎?”帝泣涕曰:“纵无相负,恐再会难期也!”对曰:“江陵初逢,奄逾三十载,如骐骥过隙。君乘云遁化,登无量七宝境,天上一昼夜,人间五十年。后会之期,弹指可俟,何难之有耶?” 帝涕方止,抚颐问之曰:“卿视吾此番形貌可憎乎?”无异大笑:“见夷则头上雪,即忘...

1 /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