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不完美

 @Bball 说好的这篇。请不要打我。我喜欢把这篇想象成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,撑过这几分钟就能修成正果。不论如何想象,这篇的情感冲击力一直让我很赞叹。

生日快乐,陪你过第二个生日了,真好。

****

不完美


by Louise Lux

原文:Imperfection

配对:5/8

分级:G.

****


他们双双醒来有那么一会儿了:

“悟净,我什么也看不见。说句话。”

“嗯嗯,我在呢。”他哑声道,“谁把灯熄了?”

手指在黑暗中摸索相触,以令人疼痛的力道交缠在一起。悟净能感觉到八戒离得很近。

“我受伤了。”八戒说。

他的声音有气无力,带着...

[最游记同人翻译][585]Ne Me Quitte Pas

原文:Ne Me Quitte Pas (法语“不要离开我”)

作者:Louise Lux

配对:585

分级:R,男男性描写

又翻出来一篇。和Over the Moon同一个作者,这篇是个很有趣的假设:旅行结束后,58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。另外需要警告的是有重要角色死亡,而且cp双方都有和其他人发生关系。

Again,多年前的旧译,请高抬贵手。ps重读才发现,太x绝恋某个番外那个“我想试试还能不能一人生活”是从这里来的。


*****

“什么?你要跟那个臭和尚走?”

“悟净,我必须去。”

八戒的话语轻柔决绝。

“可是那——”

“我呢”两字几乎脱口而出,他在它们毁掉一切之...

[最游记同人翻译][585]Over the moon

老古董了,给媳妇卖安利时不小心翻出来。依然很喜欢louiselux这篇文。七八年前的东西,翻译水准比较烂,提前sorry。


Over the Moon
作者: louiselux
分级: R for m/m(男/男关系)
梗概: 吉普在树林间发现了异物……
作者注释:  huge thanks to emungere for beta
***

标题over the moon作为短语,应表“欣喜若狂”之意。然而在本文中的应用似乎与实义无关,而是来自这个短语的起源,英国童谣<Hey, Diddle>:

Hey diddle diddle, the cat...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中)

被屏蔽第三次= = 这么柴也至于。

请走外链图片:点我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下)

Loop A-10


几乎要听见骨骼碎裂的咔咔声时,乐无异松了手臂。被他箍住脖颈的男人身体仍在抽动,就一声不响沿墙滑落在地。

无异喘着粗气站起来,面对一条狭长而破旧的走廊,和七八个凌乱瘫倒的特工。右手一侧的所有内置监控眼都熄灭了,夏夷则的身手的确不错。

然而前方不远处,仍能听见机械蜘蛛窸窸窣窣来回爬动、红外线探测眼转圈扫荡、逐渐接近的声音。

他按住单目镜一侧合上眼,神识中有如开锁般啪的一声,启动了Vision基因。


只半秒工夫,再睁开眼,已回到那条黄尘飞扬的小路上。夏夷则端着昭明,紧张地左顾右盼。见无异归来,也不说话,就用眼神向天上一指。

灵境的夜空并非中夜,而是凌晨三四点的...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上)

雾草对不起,隔了这么久才发现没发出去被屏蔽了。我分段重发一下。

这是《长相伴》合志的那篇。里面很多引用都没加注。。有非常明显的沈谢沈和沈沧倾向,注意避雷。

***


[斜体]

地球,人类起源之母星。

2350年,世界范围的能源战争再次将这颗水蓝色星球夷为平地。辐射污染和遮天蔽日的粉尘摧毁了地表一切生态圈。人类刚掌握虫洞跃迁技术不过百年,就被迫组建六千万人的星际远征队,浩浩荡荡,离乡背井,另觅新的家园。这是人类史上规模最大、历时最久的一次迁徙,旅途损耗之剧、伤亡之惨,触目惊心。与此同时,原亚欧联合军第三军团中的一支精英部队,即后世人所熟知的烈山部,受命驻守地球,等待联军归返。

三百...

为了保持小号纯洁性,此bo废止

不排除未来心血来潮复活。

这里只有古二和侠风——因为种种原因,短时间内不太想碰的两个圈子。无关posts删了,隐藏的太华绝恋和段子都放出来了,该打的tag也打了。

就差一篇参合志的文,不知道能不能放?老板娘 @月下对酌 

对我留下的月球表面表示非常抱歉,对读者姑娘们表示非常感谢。我从来没相信过我写过的cp是真的,有时一边写自我感动的真挚场景,一边在心底嘲笑它们。我从来没相信过651是坐标的宇宙必然规律,也没相信过大师兄是二师兄的庐山。但我愿意相信你们相信它们是真的。

这让我或多或少想起,很多年前我喜欢用拼插积木搭城堡,操纵数个乐高小人,来回变换角色和语气,上演漫长到...

[荆谷]夜莺与玫瑰(下)

重写了一下,好不满意。

****

7.

桌上那三瓶好酒,一晚上喝得精光。连无瑕子一个中风后遗症也违反医嘱喝了半两,非要说蛇胆酒延年益寿。

十二点已过,荆棘听见厨房的洗涮声音终于沉寂下来。不一会儿,谷月轩静悄悄走上楼梯,推开了隔壁卧室的门,少顷又拉开了卧室到阳台的门。

两兄弟的房间均在二楼朝南侧,形如比邻,也共用同一个宽敞的阳台。但谷月轩刻板讲规矩,划着楚河汉界,从来不占用荆棘这一边的阳台。即使荆棘已经离开家一年了,他的旧山地车和工具箱还在那里静静躺着,塑料布一层落灰,上头一个指印都没有。

酒能助眠,也让人失眠。这一夜荆棘正在失眠,辗转反侧,等了许久,谷月轩还没有回来。他索性也跳下床...

[荆谷]夜莺与玫瑰(上……)

下半截txt丢了_(:зゝ∠)_

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后面的剧情_(:зゝ∠)_


1、

春日迟迟。机长报告说地表温度摄氏二十六,果然一下飞机,扑面的晴日暖风。坐在出租车后座,就连外套也穿不住了。

荆棘脱得只剩一件睡觉用的皱巴巴T恤,身上一股隐隐的羊膻味。他这一年来又晒黑不少,状态几近糙汉,惹得司机时不时透过后视镜递来诧异的目光。

“小兄弟来走亲戚?”

“回家。”荆棘不假思索道。

“哦,”司机狐疑,“地址哪里?”

“……送我去皇冠酒店。”

他没通知任何人,也就没指望任何人来迎接。所以看到谷月轩举了张打印纸站在接机口时,内心是有一些崩溃的。他戴上兜帽挡着脸,匆匆逃离现场,叫个车直...

[荆谷]十杀(全文)

一些说明:

1. 这文之前发过三节,写得很不顺,就给删了,对不住评论区的姑娘。这里是全文,拖得时间太长,太磕巴,小节之间可能文风突变,见谅。

2. 号称荆谷,但谷月轩最后四分之一才出来。

3. 未明走了逍遥大侠+任清璇结局。

4. 黑了一个游戏里应该属于灰色地带的npc,并且严重剧透了相关隐藏剧情。还黑了一个游戏里明显是正派的npc。希望二位的粉不要生气。


 @Bball 晚了一天,但是生日快乐!说好的21船戏我尽力了!内含大量ooc文艺腔无意义告白,那也是我想对你说的。

****


0.


“这么说,你也曾入...

1 /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