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古二乐夏]余生(END)

西安乐氏某生,狂诞勇任,不信鬼神。昔过华阴县,闻太华山废庵有鬼,夜掷白骨击人,辄往宿。时五月,夜来风雪,蔽其来路。梁上果簌簌落骨,初两胫,复两股,继而肱髋踝腕手足纷交下。乐生拍掌笑道:“好大方鬼!不知够煮一镬否?”室内旋寂。俄而,见一蓝衣少年翩跹下,洁白昳丽,端严清致。凝睛视生良久,道:“乐兄来迟,教某好等。”生大怪讶,问其名字,自报为余公子。问何故作怪,答:“在下生为半妖,尝于此庵行易骨之术,未竟而卒。妖胎人骨,不能相容,冰炭龃龉,百二十年矣。朔望之夜,须自卸其骨,拭以冰雪,方能清魄洁身,否则苦痛难耐。”

乐复问二人前缘,余生不答,只道:“有缘,幸甚。”

其时风紧雪剧,乱旋若迷,天地一茫茫。余生乃温酒呼乐同饮,自跃窗棂上,枕膝而歌曰:“鱼生如此,水生如斯!卵生,胎死!谁知?谁知?”

其声清越,乐投箸而笑,笑尽悲来。余歌毕,向壁解衣,唤乐共衾。二生相枕于草蓐,仰观苍穹,漏雪濡面,相拥以眠,而究竟未淫。越中夜,云开月明,清辉满室,乐忽醒觉。但见残墙颓柱,蛛网挂尘,檐角林梢,滴水无存。怀中所抱,乃庵中旧奉张紫阳真人像也。

敛其囊箧,则经卷牌牒俱化为珠。皆盈径寸,莹润如泪。


END

鱼生原曲是青蛇的插曲《人生如此》,就是想听夷则唱这个歌,画风特清丽啊有木有。

为了表明这篇是恶搞我补一句,乐乐回乡就发了大财【。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2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