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古二乐夏]小美男鱼与二胡乐子(1-4)

梗来自风嘿嘿的图。purely有病,就在这贴缓更,不打tag了。

****

1.

很久很久以前,在大陆西南边四季如春的海岸线上,有一座偃甲城堡。城堡里住着一位王子。他叫乐无异,是个纯真的颜控。他颜控的程度超乎寻常,几乎就像害了热病。当年,名满天下的偃甲大师谢衣周游至此,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,王子就疯狂地迷恋上了偃术。希望有朝一日,修成绝世偃术,就能娶谢衣为妻,做一对神仙伉俪。

这一天风雨交加,有一位戴面纱的苗条妇人来敲门。“尊贵的大人,外面雨这么大,能否让奴奴借住一晚?”

“这位姑娘的声音好甜,一定是个美人。”王子心想。他喜出望外,命令打开城门,将女子迎进大厅,安排他睡在最好的床上,亲手煮最好的饭菜给她吃。

饱餐一顿后,他吻了吻女子的手,问:“美丽的小姐,可否将面纱摘下,让我看看你的脸?”

“说的也是,奴奴天香国色,走到哪里都是目光追逐的焦点。也罢,就让你看一眼,当作报答你的恩情。”说着,她摘下了面纱。

王子瞪大了眼睛,屏住呼吸。天哪,面纱下面是多么丑陋的一张脸啊!他这一辈子,也从没见过比她更丑陋的人了,仅仅看着这张脸,他就萌生了一百多种自杀的念头。

王子勃然大怒,认为他受到了欺骗。他命令侍卫连夜将借宿的女子赶出城堡。夜色黑沉,暴雨瓢泼,玉怜凄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森林中:

“你这薄情的小人儿,竟然不顾念奴奴芊芊弱质,这样辜负奴奴的一片好心!我以蜃神的名义诅咒你,从此长相歪瓜裂枣,衣裳土里土气;从此穷得浑身上下只剩下钱,没有呆毛就长不到一米八!——不,还不够,我诅咒你,变成二胡卵子的模样!除非,除非有一个绝色美人和你真心相爱,让你一亲芳泽,否则你就永远不能变回原样!”

王子惊呆了。他跑到镜子前一瞧,只见他矫健的身材,俊秀的面庞,统统消失不见了。镜子里真的出现了一个顶着呆毛的巨大二胡卵子,而且依然没有长到一米八。王子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从此,他就一直关闭城门,独自一人躲在城堡里。他打碎了所有的镜子,不愿看见自己的模样。城外四季轮转,海阔天空,城里却陷入了漫长孤寂的严冬。从这天起,王子再也不自称王子,而是——二胡乐子。


2.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话说整片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——李国,国君膝下有三子。老大和老二长得都十分一言难尽,鉴于这是一个关于颜的故事,暂且略过不提。唯有最小的儿子李焱,符合本故事登场人物的相貌标准。

李焱是国王一位侧妃的孩子。他出生前那年,帝国陷入了长达三个月的大雪。淑妃体弱多病,自知命不久矣,于是坐在宫门前,对天许愿:“希望我生下一个公主,她的肌肤像雪一样白,她的头发像乌檀木一样黑……(下略)”

事实证明,除了孩子的性别以外,老天还是满足了这个可怜女人的唯一愿望。

李焱长到十七岁,出落得十分美丽。大陆每一寸土地上都流传着他的芳名,在这个颜控的国家,人人希望最貌美的三王子能继承大统。因此,李焱从小便遭到大哥和二哥的嫉恨和欺辱。

这一天,二哥又把他叫到面前,狠狠地瞪着他的脸说:“三弟,你母亲血统卑贱,玷污了李国的颜面。从今往后,你就不要再和我们兄弟一道登车出行,也不准你再出入学堂和郊苑。我命令你——”

“——去柴房干活?”李焱眼睛发亮。他早就厌倦了在花痴的瞩目下生活,十分期待用煤灰抹糊了五官,过普通人的日子。

“去去去,哥还没说完呢。我命令你,去南方的集市上,替父皇推销商品来创收!”


李焱得到了新的任务,简而言之,就是卖安利。

“电四1寸5的极品橙色鲛珠挂件,5w大量库存。”

一个女孩路过,轻蔑地瞥了一眼。“电五2寸的才卖3w5。”

李焱赶紧把脸凑过去深情地凝视她:“小姐,真的不要么。”

那女孩双腿一软,登时掏出了五万金,双手奉上。

李焱在心中翻了个白眼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暗想,这个月要上缴的安利数,应该够了吧。话说回来,这鲛珠到底哪里来的?皇宫里怎么还产这种东西呢?

正在他卖得如鱼得水,春风得意的时候,隔壁摊上忽然不声不响地出现了一只花猫。

“仙芝漱魂丹,仙芝漱魂丹甩卖了喵!10金一个,100金一斤,喵……”那黄白相间的猫喵呜喵呜地吆喝起来。

李焱怕被抢去生意,马上跳上摊位,也吆喝起来:“1寸5橙色鲛珠挂件,5w大量库存!买一个赠情缘,买两个情侣挂!买5个以上赠送店主香吻一个,先到先得,售罄即止,朋友不来一发么?”

刚刚才被隔壁吸引过去的客流量立刻呼啦啦地掉头回来,排队购买香吻。

在李焱金牌销售的魅力之下,隔壁的花猫摊子上越发冷清。一天过去了,也没有卖出一颗仙芝漱魂丹。

天色渐晚,李焱正准备收摊回城。却见那只花猫拦在路中间,身上散发着一股股不详的黑气,拱起身子,冲他嘶嘶地龇牙。

李焱叹了口气说:“这位兄台,做生意要讲究先来后到。这一块地盘本来就是我李国的免税区,可惜你来得晚了。何况你这个鬼斧神工的建模精度,还是不要出来卖了吧。起码得把2D头像挂起来才能服众,对不对?”

花猫眼中寒光一闪,身上爆出强烈的白光。李焱躲避不及,被那道法力结结实实地笼罩了全身。他胸口一阵剧痛,忍不住蜷起了身体。待白光渐渐散去,在围观人群的惊呼声中,李焱惊讶地看见,自己的双手已经长出蓝色蹼鳍,双腿也变成了蓝色的鱼尾,颈间、腰侧都覆满了冰凉的细鳞片。

“鱼大壮啊!!!”先前买过他安利的少女们指着他大喊。


原来三王子的生母淑妃,其实是一只人鱼,为了爱情才吃下海巫的仙药,将鱼尾变成双腿,来到陆上追随国王。也因为这个缘故,她的健康受到了严重的损害,诞子不久,就辞别了人世。

李焱艰难地扭动着鱼尾,背转身逃离了市集。他躲进荒无人烟的深山,沿着南方山脉一路向海边逃走。得知此事的大王子和二王子,趁机发布了悬赏令,缉拿混入皇家的妖怪三王子。一路上,见到他的樵夫、渔人、猎人,无不处心积虑想要捉住他,好去领高额的赏金。李焱用旧袍子遮住头面和鱼尾,餐风露宿,鳞片被林间的树枝和砾石刮得七零八落,流出许多妖蓝的血。他深深感受到世情冷暖,对这个看脸的世界充满绝望。

终于有一天,他在几个猎人的追逐下,跑得精疲力尽,倒在林地中失去了知觉。

小径上由远而近,传来一阵轻快的马蹄声。骑手绕着地上的人鱼踏了几圈,若有所思。


3.

人鱼三王子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两米三的纯金壕床上,床周围是一百多平米的壕温泉池,胸口上还趴着一个貌美如花,体态轻盈的仙女。

壕,真打算让我游出去吗?他想。

“你醒啦?”那绿裳仙女眨巴着大眼睛问,“你尾巴受伤了,是闻人姐姐把你扛回来的。我帮你治疗过,休息一阵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“这是哪里?”人鱼往后撤了一下身子,“这位姑娘,男女有别。”

“这是偃甲城堡,这里的主人是二胡乐子。我是他的骑士,阮妹妹是他的园丁。”另一个女声的主人绕到床头来,也是一位英姿飒爽的美女。两双眼睛一动不动地打量着小人鱼,把他看得寒毛直竖。

“这个如何?”

“挺好看的,应该能满足小叶子的要求。”

“确实。”骑士点点头,又继续盯着人鱼的脸看,“在森林里捡到时,他衣衫褴褛,满脸泥土,真没想到。”

“反正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找回谢衣哥哥,就用他试试看?”

三王子清咳了一声,感觉前途一片黑暗,才出虎口,又入狼穴。“两位,能不能给在下一个赎身的机会,在下可以在柴房干活,还可以给两位打个对折,极品橙色鲛珠……呃!!”他话没说完,骑装少女就径直走上来,将他夹在腋下,倒提了起来,大步流星地向门外走去。

三王子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般倒挂着,鱼尾拖曳在地上,一路穿过了许多高高低低的楼梯,大大小小的房间,从一座城楼穿到另一座。所有石梯都铺着金子做的地毯,墙壁上挂满了镶钻的画框。房间内的陈设金碧辉煌,闪瞎鱼眼。终于,他们来到了一间宽广的大厅,足有三个温泉屋那么大。一张洁白的大理石长餐桌,桌旁有几个金光闪闪的四腿机械生物在忙碌。

一个孤独的身影戴着24k金面具,cos碇源渡坐在长桌尽头。但面具也遮不住他那异于常人的圆筒状身体和如魔似幻的脸庞。

骑士将人鱼卸到了面具人的身侧,说:“对1号男嘉宾的初始印象,请选择。”

三王子很识时务地回答:“壕。”

面具男更加直截了当:“好看!”

三王子自恋的小心脏好像被撞了一下,他捂住心口不可思议地问:“你不嫌弃在下面目可憎?”

“可憎?”面具男更加不可思议,“闻人,酷爱给他拿把镜子。”

“主人,咱们没有镜子。”

“哦……”回忆起往事的二胡乐子又消沉下来,“相信我,你真的很好看。如果按我的标准打分起码有9.5,和谢伯伯差不多的好看——哎呀,你别哭!……喵了个咪,你还是继续哭吧,哭起来更好看!”

三王子心中澎湃,好像从地狱升上了天堂。他感动得要命,心想难得遇上如此知音,让他如何报答,哪怕关在柴房里日日泣珠,他也认了。

“恩人可有什么吩咐,”他一边往桌子上摆珍珠一边问,“在下愿效犬马之劳。”

二胡乐子叹了一口气,手一挥摘下面具,幽幽地问:“你瞧我这副样子……”

三王子就定定地凝视他半晌。

“恩人剑眉星目,风标神秀,如芝兰玉树,朗月入怀,摄人心魄,见之忘俗。以恩人风姿,当配极品橙色鲛珠挂件一副,方能交相辉映。”

二胡乐子眼睛一亮,也涌起泪光来。这是五十年来第一次有人夸赞他的容貌。两个表脸的颜控一拍即合,连声溢美,乃至相对泣下。

“……恩人当真一表人才,器宇不凡。”

“哪里,你也是一派英雄气概!”

仙女已经被雷得躲出了门去。骑士终于忍无可忍,上去猛弹二胡乐子的脑门一下。“给我说正事!”

“哦,对,说正事。”二胡乐子拉着人鱼的手说,“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容貌,可愿意同我真心相爱,给我一个吻?我身中巫女诅咒,只有这样才能破除。”

三王子小心翼翼地抽回了手。他好像让恩人误会了什么。

“咳,恩人……才貌双全,内外兼美,又壕若天仙,在下区区微末之身,且戴罪潜逃至此,前途难料,实在不敢高攀。“

“你不愿意?”二胡乐子一秒GET重点,马上转身蹲进了墙角,碎碎念,“其实你还是嫌弃我丑,对不对?我以前真的很帅,就是中了诅咒才变成这样的……反正你们都嫌弃我,我就不该抱什么希望……我宁可一辈子和钱作伴,也不想找个爱人了。好累,感觉再也不会爱了……”

这个角度就望不见他偏向两边的白眼球了。他那蜷缩起来的圆柱形背影,大头上的棕色软毛,看起来十分凄清孤寂。

三王子心中涌起一阵怜悯。想想毕竟是二胡乐子救了他,还夸他的妖形如何好看,总不能辜负别人的拳拳恩情。他挪动着鱼尾慢腾腾凑上前去,伸出手,试着想摸一摸二胡乐子的头顶。就算不能立刻爱上,或许可以从做朋友开始?

“乐兄……”三王子一边默祷不要回头,保持背影就好,一边轻声道,“你可以叫在下夷则。”

“真的吗?”二胡乐子立刻将两只散光的大白眼球对焦过来,那一刻他的脸距离三王子只有不到十公分。“夷则,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?”

人鱼登时吓得心跳150,加之气血虚弱,眼前一花。“你……串戏了……”他喃喃念道,然后再一次晕了过去。


4.

就这样,人鱼三王子在二胡乐子的偃甲城堡里住了下来。每天都在骑士和仙女的陪伴下,红尘作伴潇潇洒洒,策马对酒共享繁华,过着安全富足的日子。晚餐时间,就被夹在胁下运到主厅,去和二胡乐子培养感情。

虽然衣食无忧,美色当头,小人鱼的内心却并不快乐。他毕竟是李国的三王子,蒙冤出逃来到这里,还有两仓库的安利没卖完。他做梦都想恢复人形回到故土,继续兜售鲛珠挂件。此外,他和二胡乐子的感情进展也并不顺利。三王子毕竟也是个颜控,择偶标准可总结为1脸2身高3身材,钱再多,又算得了什么?日子一天天过去,他越来越觉得,他和二胡乐子之间,最多也只能进展到好朋友的地步。奈何他天生舌灿莲花,又不愿驳恩人的面子,不论怎么兜圈子给二胡乐子发卡,对方都觉察不到他的真正心意。

这让小人鱼一天比一天尴尬,也一天比一天难过。


这一天月黑风高,城堡内外鬼影幢幢。二胡乐子正在他五万平米的纯金壕床(by芋头)上睡得酣甜,忽然被女骑士摇醒了。

“主人醒醒,夷则不见了!”

二胡乐子轱辘了三个小时才下了床,赶紧让骑士驾上马车,快马驰骋追进了森林。他感到既伤心又愤怒,夷则不爱他,完全可以直接对他说明,他会放他走的。不告而别却断然不行。二胡乐子认为夷则欠他一个解释。

在林地的深处,接近第一次捡到小人鱼的地方,他们听见了嘈杂的兵戈打斗的系统音效。

骑士跳下马,一手提着灯一手抽出佩剑,甩下二胡乐子就奔上前去。只见人鱼用尾巴勉强挂在树枝上,树下有一队十二个刀兵正在发疯般地砍树。他们试图砍倒大树,把小人鱼逼下来捉走。

等到腿短的二胡乐子赶到现场,骑士已经单手解决了八个敌人。正在同时对付三个的时候,剩下的一个刀兵躲在角落里,冷不丁跳出来,拼命摇晃着树干。人鱼一声惊呼——那是棵细长的柳树,他cos长臂猿用尾巴勾上去已经十分卡困难,而且他,咳,太壮了……

二胡乐子勇敢地冲上去,放出了金刚力士偃甲,和撼树的敌人激烈搏斗起来。

本来他已经占据了上风,然而却偏偏在这一刻,头顶的树枝传来断裂声音。一条蓝色大锦鲤从天而降!

“夷则!!!”二胡乐子不顾一切地伸出小短手去保护人鱼。面前的刀兵看准了这个空档,一刀刺中了他的胸膛。鲜血喷涌而出。

“夷则……”他用最后的力气捞住下落的鱼尾,稳稳放平在地上。然后凄然一笑,陷入了黑暗。


二胡乐子是被珍珠砸醒的。鉴于他每天都被钱砸醒,这个体验并不怎么令人惊喜。

“别哭……”他睁开眼,又差点被月光下梨花带雨的人鱼美晕过去,“好,好夷则……”

三王子将二胡乐子搂在怀里,正伤心欲绝,见他醒了,用尽全力死死地抱住他,带着哽咽惊呼:“Anna!You're alive!”

“我……咳咳,没事,”二胡乐子虚弱地咳了几声,说,“内啥你也串戏了……”

“此地不宜久留,没事了就赶紧回去。”骑士闻声走过来,收起佩剑,将提灯的把手咬在嘴里,然后左手夹起二胡乐子,右手夹起人鱼,就如同抱了两只小鸡一般,轻轻松松地朝马车方向走去。

回到了城堡,仙女给二胡乐子治疗了伤口。虽然一贯贫乳,三王子还是坚持要留下来帮忙。疗伤完毕后,骑士知趣地带着仙女退出房间,剩下二胡乐子和人鱼一起坐在五万平米的金床上,像两个在天安门广场看升旗的小朋友。

二胡乐子胸前的刀伤很深,而且就圆筒的正前方中央偏上,怎么看,都不像是会安然无恙的位置。三王子轻轻抚摸着包扎好的伤口,柔声说:“上帝呀,我真的以为你死了……”

二胡乐子也伸出手摸了摸人鱼泪痕阑干的脸:“别担心,那一刀没有刺中要害。其实吧,”他低头看了看圆圆的、上下一般粗的身体,羞涩承认道,“我也不知道……自己的要害在哪里。”

三王子惊讶地望着他,然后俯下身,将侧脸贴向他的……嘴巴往下几寸的位置,边缓缓地向下方移动,边仔细聆听,寻找着。二胡乐子紧张得浑身绒毛都竖立起来,五彩斑斓的脸颊像PS滤镜一样统一泛红。

“真的听不到。”三王子最终直起身来,说,“你的心跳。”

“所以说嘛……”二胡乐子苦笑起来,“这样也好,不会受致命伤——话说回来,你为什么趁夜逃走?是我待你不好么?夷则,如果你想走,我不会拦你。”

人鱼摇了摇头。“不。我被你收留的消息不知为何传到了皇兄们耳朵里,他们已经派兵过来攻打。今后恐怕还会有更多敌人……我,我不想连累你。”

原来如此。二胡乐子感动得无以复加。他又一次拉起小人鱼的手。

“夷则……”

“乐子……”

“夷则……”他将脑袋缓缓凑到对方面前。这样近距离端详,那张脸简直美艳绝伦。他已经决定了,给夷则打出绝无仅有的10分。这样想着,他闭上双眼,撅起了嘴唇,感到热息扑在脸上。“夷则,约吗?”

下一秒,二胡乐子眼前闪过一道冰冷的蓝光。

“得罪了!!!”三王子跳了起来,惊慌失措地看着已经被冻成冰坨的二胡乐子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,“抱歉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我控制不了自己!”

“哎~哎~”房梁上传来一声叹息,只见仙女和骑士都跷着腿坐在上面围观,此时双双摊手一耸肩。

“夷则能不能别再串戏了啊?冰雪奇缘是隔壁片场。”

***

下一更换新帖

评论 ( 58 )
热度 ( 5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