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东风如晤

忍不住了先玩奴奴比武招亲,原帖更几回再说。

提前说我一点!不会!写武侠!

******

世人皆道当今武林有三桩美事,堪称天人光景,艳绝不可方物,一是扶摇山庄二少爷手里的宝剑,一是海云楼玉怜姑娘面纱下的容颜,一是枕馥阁逸尘子少侠口中的情话。

初时,这三位绝顶人物的故事各成一脉,混杂于诸多坊间逸闻当中,并无锥囊末见之必要。最早将他们相提并论,大作文章的,实乃逸尘记的作者红袖添香。今世所传的三绝事迹,九成出自红袖坊主妙笔。譬如少庄主誊养鲲鹏幼鸟以为家鸡,那小东西食量甚巨,日餐猪腿数条;又据说,少庄主用祖传上古名剑削泥磔木,遭剑中三寸童子雷殛,就此生了癔症,一听外头打雷即喊“一米七一米七一米七”;另有一说山庄有泉眼夜吐金沙,二少便是熔金练丹,以丹喂剑,其剑一出,金光如疾电,直视者皆盲。

又譬如,玉怜姑娘身带异香,足底生莲,一把娇声销魂蚀骨,却从不肯摘下面纱,只等待一位天下第一的伟丈夫,在洞房夜亲手为她取下;曾有一百三十四名江湖英雄不期同至海云楼,以求亲睹芳容,在楼外比武决斗七日,血流漂杵,终于只拼出一个胜者。那好汉浴血登楼,壮志踌躇,三炷香后再下来,却是颜色灰败,双目淌血,原来他得见玉怜的美貌后,再看世间万物均丑陋不堪入目,干脆自挖了一双眼珠,埋在海云楼后的海棠树下,日日遥视云端美人。

至于逸尘子少侠,更是春闺梦里的一段旖旎,骑马倚斜桥,掌中皆楚腰。就连红袖本人亦是他的天涯知己,书中曾详考了逸尘子那闻香识人的本领缘来何处,又是纪念谁才建了枕馥阁搜罗天下奇香。字字句句真切,宛如亲见一般。只是逸尘子行过处,所留故事均与红袖记载有所出入,连形貌都变幻莫测。有传他方颐阔口,体壮声雄,泥丸一道紫气冲天;也有传他粉面朱唇,行若春柳,雌雄莫辨,再加上这取次花丛的薄幸之名,莫不是个兔儿吧?

不论多少风流佳话,也不过小说家笔下几回曲折,茶楼说书人红口白牙的几星飞沫。这三位实实在在地抛头露面现于一处,却如金风玉露,参商交辉,天机如杼,缘法万端,偏只取纤毫一线。端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,一出鸡飞狗跳的好戏。所谓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,忆起那一年,玉怜姑娘在瘦月河畔,海云楼前设擂比武招亲的盛况,就连久谙世事的红袖坊主也不禁心绪难平,牵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……
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42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