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侠风]惨绿风云传4-5

没有打tag,但cp走向是谷荆谷,傅任,萧燕,陆虚。未明all倾向。

这是篇没大纲的搞笑文

***

4.


七夕前的一段时间,仿佛整所大学都在失恋。

东方未明一清早踏进实验室,路过导师办公室,只见无瑕子白头苍苍的背影坐在电脑前,屏幕上一张放大的多人合影。听见脚步声,导师迅速将放大至某个局部的照片缩小回去,然后伸手去抽了一张纸巾。

未明没有敢打招呼,就悄悄从无瑕子身后溜过去。导师也没有敢回头,两人装作彻底不知道彼此存在,整个实验室弥散着尴尬。


今天曹院长带着文学院的教职工去郊游了,谷月轩也被无瑕子塞了过去,好和曹大小姐培养培养感情。实验室就剩下荆棘和东方未明,抬头不见低头见。荆棘倒也不多话,甚至懒得看上一眼。任凭未明在身边走来走去,仍然埋首在工作里,眉毛拧成一个结,看黑眼圈的浓度,肯定是熬了个通宵没回家。

八点半,小师妹王蓉姗姗来迟。这小师妹是实验器材最大供货商家的千金,说不得训不得,半点惹她不起。几乎天天迟到,可连荆棘都只能睁只眼闭只眼。小丫头倒是和东方未明挺亲近,优哉游哉捧着杯奶茶就来找他聊天。说起早晨无瑕子老师的奇怪举动,小师妹两眼一亮,说:“老师放大的那个人是不是个很高挑,漂亮的阿姨?”

“我没看清,好像……是吧。”

“那肯定是上个周武当搞的人体科学大会,与会者合影吧?师兄你知不知道,武当新聘了一个很有名望的女教授,姓萧,据说和无瑕子老师师出同门哦。”

未明瞥她一眼,心想这丫头哪来这么多一手八卦资料。

“不光萧教授,无瑕子老师做博士的那个实验室,还出过另一个人,叫玄冥子。当年他的研究才叫惊世骇俗呢,成果很不错,但没几年就上伦理协会和学术期刊联盟黑名单了。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高就,可能早就退出学界了吧。”

也不知荆棘听见了啥,一道阴沉目光从身侧悠悠荡荡飘过来,吓得未明捂住了嘴。“你可不要告诉我……”

“猜得没错。无瑕子老师和萧教授、还有那个玄冥子之间,据说有过一段三……”

“好好干活,不要浪费时间!”二师兄的一块白板擦飞过来,准确无误击中了东方未明的脑袋。

这家伙,不敢惹师妹,就整天虐待师弟。未明抱住头,只觉手下飞快鼓起个肿块,忍不住嘟囔:“他怎么又心情不好……”

“他当然心情不好啦。”小师妹悄声悄气,话里有话道,“你没发现,历史在重演么?”


东方未明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,一直闷头在办公室喝茶的无瑕子突然举着手机跑了出来。以他的高龄可以算健步如飞,白胡子都被气流分成两股往两边流线型地吹开。

“徒儿们快来看!”无瑕子把手机塞到他和荆棘眼底下,“看,曹院长刚发给我的!轩儿多争气!”

屏幕上的谷月轩,揽着曹大小姐的肩膀,笑得一如既往从容优雅。未明看出了帅,看出了温柔,唯独没看出这“争气”从何说起。

“未明儿说说,是不是郎才女貌!”

“是是是。”他无可奈何,连连点头。

“棘儿你也说!”

“啐,死老头。我实验做到一半,就叫我来看这么无聊的东西?看个屁啊。”荆棘把手机往旁边一推,掉头就走。

无瑕子叨念着“小兔崽子小白眼狼”悻悻地回屋了。东方未明刚要低头继续写报告,哐地一声,脑门正中又挨了一板擦。

这下砸得准,眼冒金星,鼻子也发酸。“师兄你干嘛……”他捂着脑袋茫然四顾。

荆棘大叉着两腿坐实验台边,一脚蹬在凳子上,膝盖支着手,满脸冷笑,怎么看怎么像某种类型港产片里的反面角色。“马屁精。罚你今天替老胡擦所有器材!”

“凭什么,今天明明该轮到你值日……”

“就凭我是师兄,我说了算。”荆棘开始起身收拾包,“老子要回宿舍睡觉去,你有意见?”

“你不是实验才做到一半吗?”未明负隅顽抗。

“闭嘴!还想挨揍?”

未明瞬间关上了拉链,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一旁的王蓉冲他挤眉弄眼,他也冲王蓉挤眉弄眼——痛得。


荆棘前脚走,小师妹就蹭上来,问:“这下懂了吧?”

“懂了,”未明心想这是多么痛的领悟,“……所以二师兄也喜欢曹……”

小师妹竖起食指。“嘘!”


5.

打扫完所有器材,东方未明拖着差点半身不遂的残躯回到205。

都快七点了,宿舍里竟然黑灯瞎火没个人气。拉开吊灯,才发现傅剑寒同学在上铺老位置坐着,矿泉水瓶照例

攥在手里,双目无神,凝视虚空。

“小傅……小傅?”未明决定去关心一下。

“兄弟,”傅剑寒一脸茫然,“我好像是失恋了。”

“——啥?!!”

傅剑寒花了不到五分钟就讲清楚了失恋的过程。下午他出门去银行取现,在atm机前面遇上几个不良分子在骚扰一个姑娘。作为一个跆拳道黑带、空手道九段、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青年,他当然冲上去挥洒了一下青春。据自述,姿势很完美,风度很酷炫。打完就发现那个姑娘倚着墙根,对他微微眨眼微微笑。

“……我一下子就懵了。长这么大,第一次体会到一见钟情的感觉。”

“那么她很漂亮啰?”

“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都漂亮。”傅剑寒信誓旦旦。

“……”

“之后我就鼓起勇气要她的电话。她只笑,不回答。我又把我的电话给了她,让她哪天再碰到危险,就给我打过来。她还是笑,不接。之后我就干脆自报家门……我还说你这么漂亮,怎么能一个人来这么乱的区域……不论我说什么,她都光是笑。她越笑我心里越怦怦跳……”

“呃,再之后呢?”东方未明已经能预想到故事的走向了。

“再之后,我就这么回来了。”

“回来之后?”

“……我打开电脑看新闻,新闻说那个路段的几家银行下午都被抢了。是团伙作案,嫌疑人画像和通缉令都公布出来了,其中一个就是我遇见的那个女孩……”

“这,傅兄……”

“她是个抢劫犯,还是江洋大盗的级别……”傅剑寒把瓶里的白酒一口闷掉了,“她那么笑,恐怕是觉得我很可笑吧……”

东方未明决定爬到上铺去安慰一下傅剑寒。

一边膝盖刚挪到上铺,只听宿舍门砰地弹开。任剑南同学带着一身灰沉沉的低气压走进来,眼神和膝盖都好像不会打弯似的,径直走到宿舍另一头,伴随一声巨响,整个人拍在了对侧墙上。

任剑南同学以一种十分卡通化的姿势,招贴画似的从墙上滑落下来,抱着膝盖蹲下了。

“东方兄,傅兄,”他甩了甩头,失魂落魄道,“我……好像失恋了。”


这个故事更加简单。任剑南是本校合唱团的主力,排练演出一次不落。究其原因,竟是因为他暗恋上了某位声乐指导老师。

眼看七夕将至,他决定为自己勇敢一次,去向老师表明心迹。

然后丝毫不出意外,他失恋了。

“这么说,她很漂亮啰?”未明刚问出口,傅剑寒就一眼瞟过来,仿佛是刚意识到他在用重复的台词应付自己和任剑南。

“她是我的女神……”任剑南喃喃道,“傅兄,你的酒还有吗?给我喝一口。”

傅剑寒懒得爬梯子,直接从上铺跳了下来,一把搂住任剑南。“有的是。但我们不在这里喝,我们去外面喝。”


九点半,杨云推门走入约定好的ktv包厢,就看到傅剑寒坐在一堆啤酒罐中间傻笑,东方文明仰躺一边沙发里,睡得口角流涎,任剑南抱着麦紧闭眼,引吭高歌——唱《他不爱我》。

这歌是女声,他用原key唱,男高音的嗓子快扯到临界点。

“杨兄来得好,”傅剑寒手指着他大笑,“来为我们高歌一曲!”

“好!”杨云一屁股沉下来,拍拍膝盖,“给杨某点一首《春天里》。”

“哦,杨大哥,”任剑南醉醺醺地招呼他,“等等,让我再唱两遍这首。”

“剑南兄别老唱那么悲伤的歌嘛,岂不是越唱越难过。”傅剑寒在点唱机上一顿乱点,“我来找一首高兴的歌,大家唱啊。”

“……那个,麻烦帮我点首《春天里》。”

“好好好,”傅剑寒满口答应,“来,就唱这首了!”也不知他按了什么,任剑南的歌被秒切,屏幕上换成“今天你要嫁给我”七个字。

傅剑寒拖着麦开始嘶喊。他五音缺四,高音上不去,低音下不来,只唱男声的部分就已经声嘶力竭了。

轮到女声part,他就停下来找水。大段没有人声的字幕和伴奏持续掠过。

杨云瞥任剑南一眼,看他表情,又在和处女座心魔作斗争了。

傅剑寒的独角戏持续到B段,任剑南终于败下阵来,一把捉过另一只麦,很有魄力地吩咐道:“重来一遍。”

“啊,好。”杨云只好坐到点唱位置上,去帮他按重刷键。“……其实我想点一首《春天里》。”

傅剑寒:“夏日的热情打动春天的懒散,阳光照耀美满的家庭~”

任剑南:“手牵手跟我一起走,走过着安定的生活~”

傅剑寒:“昨天已来不及,明天就会可惜,今天你要嫁给我~~哎杨兄,伴奏调大一点——等一下你好像踩住我的麦线了。对,现在好了!”

……

老杨一晚上也没有唱成《春天里》。


吼到半夜,几人跌跌撞撞回宿舍。任剑南还能站直身子,倒是东方未明已经烂醉如泥。

“未明兄说好的替我们掠阵,怎么自己先倒下了……”

傅剑寒一手架着醉汉,一手去开楼门,感觉后者酒气扑鼻的呼吸喷在一侧肩上。“也许他想起了什么人吧……”

未明其实并没有完全醉死,朦朦胧胧地,他听见了这一句话。

傅兄真犀利啊。大脑仅剩的表层意识做出了判断。

被卸在床铺上的东方未明,在黑暗寂静里翻过身去,含糊地叫了一声:“爸,妈……”


tbc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4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