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中)

被屏蔽第三次= = 这么柴也至于。

请走外链图片:点我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下)

Loop A-10


几乎要听见骨骼碎裂的咔咔声时,乐无异松了手臂。被他箍住脖颈的男人身体仍在抽动,就一声不响沿墙滑落在地。

无异喘着粗气站起来,面对一条狭长而破旧的走廊,和七八个凌乱瘫倒的特工。右手一侧的所有内置监控眼都熄灭了,夏夷则的身手的确不错。

然而前方不远处,仍能听见机械蜘蛛窸窸窣窣来回爬动、红外线探测眼转圈扫荡、逐渐接近的声音。

他按住单目镜一侧合上眼,神识中有如开锁般啪的一声,启动了Vision基因。


只半秒工夫,再睁开眼,已回到那条黄尘飞扬的小路上。夏夷则端着昭明,紧张地左顾右盼。见无异归来,也不说话,就用眼神向天上一指。

灵境的夜空并非中夜,而是凌晨三四点的...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上)

雾草对不起,隔了这么久才发现没发出去被屏蔽了。我分段重发一下。

这是《长相伴》合志的那篇。里面很多引用都没加注。。有非常明显的沈谢沈和沈沧倾向,注意避雷。

***


[斜体]

地球,人类起源之母星。

2350年,世界范围的能源战争再次将这颗水蓝色星球夷为平地。辐射污染和遮天蔽日的粉尘摧毁了地表一切生态圈。人类刚掌握虫洞跃迁技术不过百年,就被迫组建六千万人的星际远征队,浩浩荡荡,离乡背井,另觅新的家园。这是人类史上规模最大、历时最久的一次迁徙,旅途损耗之剧、伤亡之惨,触目惊心。与此同时,原亚欧联合军第三军团中的一支精英部队,即后世人所熟知的烈山部,受命驻守地球,等待联军归返。

三百...

[古二乐夏]Fair Game

看到雁纸gn的repo想起来这个小短篇,明日世界的gay。


***

*HK警察体系设定。

*世界架空。

*一切都是胡扯。

***


1.

六月蒸暑,从早到晚湿度超过40%,陵园内外锦绣繁花开得炽烈,瓣瓣吸饱了水汽,倨傲地舒展开来。

一个身影在草梗深处的一块紫红花岗岩碑前直立着。纵然颓肩弓背,甚至稍稍有些站立未稳,那道身影依然显得极挺,仿佛要把自己的身体站成某种比石头更隽永的标记。更为奇怪的是,天公未落雨,他的单衣却如雨浸般湿透了。

昏然暮色中,依稀听得几声鸦鸣。他回过头,觑向遥远的树梢。


2.


“黄太面食店”的门脸,仅够成年男子侧身挤过。拥有一定身量比如夏夷...

[古二乐夏]清平乐(下)

就这样吧,不改了。

*****

更行更远还生


一年当中,节庆更替,歌舞宴乐,有如轮回望不到尽头。当初百务繁忙时,只觉得一切都太快,太缭乱;待真正赋闲下来,才晓得岁月之迟缓与空洞,有时白日拢手坐着发懵,也会随时坠入死样的睡眠。

上元宫宴过后,惠帝陪上皇回到应庆宫寝殿,一撩衣摆端正跪下了,双手接过内侍递来的参汤,说让父亲操劳半世,累垮了身体,是儿子不孝;惟愿父亲今后从心所欲,福寿绵长。

已退位三年的宣和皇帝接过汤碗搁在床头,拉惠帝在身边坐下,口中道,难得你这份孝心。

他静静喝了半碗下去,腹中酒意被烧得更暖,侧目见殿外阴森森的开始零星飘白屑。漏鼓报了三更,父子二人再没有一句话好说。...

[古二乐夏]清平乐(上)

谁要的刀?

粮食向的,至多暧昧。

****

拂了一身还满


天晴五岁半的时候,跟随哥哥进偃甲库帮爹爹寻找材料,竟无意间把桃源仙居图的画轴翻了出来。

这幅图尘封多年。挂轴上的连环锁已被乐无异原封不动锁了回去,封印也请人施法复原,如此静静躺在手里,只和当年谢衣故居中从未开启时一般模样。灰扑扑的,并不起眼,难以想象其中自成一方天地的奇妙。

乐无异愕然良久,忽就乐了。忘乎所以拍着大腿道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哈!哈!总算……总算……”

“爹,是我找到的。”天晴抗议。爹爹却充耳不闻,已然埋首其间。

名满天下的大偃师,解自己设计的机关自然不在话下。只一刻功夫,黯淡的法阵光晕重新萦绕在四周,两...

[古二乐夏]共此长安(填词)

原曲:戚薇《胭脂畔》

被OL那点破事折磨了很久,在飞机上写完这首,好像心里踏实了一点似的。阿Q也好,自我安慰也好,算是一个理想化的愿景吧。

********

【乐】

西出阳关道 千里风似刀

边月晓 徒然流照 故园风雨正飘摇

犹记相逢早 金玉麒麟少

青天高 任扶摇 燕雀鹏鸟

【夏】

惊起又五更 雨声入江声

焉知死 向死还生 浴血方觉血犹温

梦里流云如绕指 挑灯拭青锋

青锋鉴我冠头 雪三层

【乐夏】

天涯望地角 关山迢 一江月 两岸...

木头好棒啊!

Bball:

和相公 @看不见我 一起做了问卷,因为乐夏能认识还接受了我求娶(。)真的开心得像做梦似的QwQ请继续爱我…

不造Lof安利有没有用…还是说一句路过的小伙伴们来试试这份微薄的安利嘛好吃不后悔呀!

[古二乐夏]甜甜的04(END)

其实可以分出个05,我懒得了。。。一次性更完。

****

中医认为牙骨同源而生,然则拔一颗智齿,也算得上伤筋动骨,兹事体大了。何况夏夷则一次性拔了两颗。他血小板少,止血又困难,药棉换了三四块,才终于不再见红。

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然凌晨四点。夏总裁闷哼一声,在牙椅上蜷过上身,一个侧翻,才起了身来,一手捞起大衣,摸着墙根就往外走。

乐无异将他推到诊室外,躲去休息间换下了白衣。口腔诊所夜间一般不开门,值班的只有一个后勤大叔。无异向他简单交代了几句,回头一瞧,夏夷则已经弓着背挪到走廊里去了。

“慢着慢着!”他急忙追过去,“我送你回去,你看你都走不成一条直线了。”

夏夷则翻了翻眼睛。乐无异才摸...

[古二乐夏]甜甜的03

特别感谢留言的各位。我有时候确实不知道怎么回复留言,就只会么么哒棒棒哒萌萌哒,显得自己特弱智。所以在这谢谢大家的每个字。么么哒everyone

我估计还有一更吧。

*****

口腔医院日常接诊并不算忙碌,夜幕降临后几可称得上冷清。三层楼上下,也只有儿童科这一片的四个窗口,还亮着簇簇明灯。夏夷则靠在车门上点了一支烟,遥遥望着那四盏灯渐次熄灭了。不多时,黑暗之中隐现了两个人影。乐医生脱下了白衣,一身带夜光条的蓝冲锋衣,看着就像个大学生模样,牵着李珵朝自己走来。到近前才低声道:

“不好意思让你多等了会儿,交班。”说罢一拍李珵的屁股,“快上车,外头还是这么冷。”

夏夷则灭了烟头,摇头道无妨。...

1 /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