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我

一腔狗血酬知己
满腹闲嘈待使君

© 看不见我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古二乐夏]美丽世界的孤儿(中)

被屏蔽第三次= = 这么柴也至于。

请走外链图片:点我

[古二乐夏]清平乐(上)

谁要的刀?

粮食向的,至多暧昧。

****

拂了一身还满


天晴五岁半的时候,跟随哥哥进偃甲库帮爹爹寻找材料,竟无意间把桃源仙居图的画轴翻了出来。

这幅图尘封多年。挂轴上的连环锁已被乐无异原封不动锁了回去,封印也请人施法复原,如此静静躺在手里,只和当年谢衣故居中从未开启时一般模样。灰扑扑的,并不起眼,难以想象其中自成一方天地的奇妙。

乐无异愕然良久,忽就乐了。忘乎所以拍着大腿道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哈!哈!总算……总算……”

“爹,是我找到的。”天晴抗议。爹爹却充耳不闻,已然埋首其间。

名满天下的大偃师,解自己设计的机关自然不在话下。只一刻功夫,黯淡的法阵光晕重新萦绕在四周,两...

[古二乐夏]共此长安(填词)

原曲:戚薇《胭脂畔》

被OL那点破事折磨了很久,在飞机上写完这首,好像心里踏实了一点似的。阿Q也好,自我安慰也好,算是一个理想化的愿景吧。

********

【乐】

西出阳关道 千里风似刀

边月晓 徒然流照 故园风雨正飘摇

犹记相逢早 金玉麒麟少

青天高 任扶摇 燕雀鹏鸟

【夏】

惊起又五更 雨声入江声

焉知死 向死还生 浴血方觉血犹温

梦里流云如绕指 挑灯拭青锋

青锋鉴我冠头 雪三层

【乐夏】

天涯望地角 关山迢 一江月 两岸...

木头好棒啊!

Bball:

和相公 @看不见我 一起做了问卷,因为乐夏能认识还接受了我求娶(。)真的开心得像做梦似的QwQ请继续爱我…

不造Lof安利有没有用…还是说一句路过的小伙伴们来试试这份微薄的安利嘛好吃不后悔呀!

[古二乐夏]每次进宫都会看到夷则在被虐

原曲《每天回家都会看到LP在装死》

不圈谁了就,自己有数233

****

偃甲鸟才传来消息说夷则又龙体欠安

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熬过冬天


寝殿的门还是没关满地跪着太医宫女

皇帝躺在龙床上抱着大药罐


我很冷静掀开帐幔

“这次又是谁下手好狠?”这么笑着问

夷则就吐几口血呵呵呵笑了


每次进宫都会看到夷则在被虐,还有哪朝的皇帝这么倒霉?

明天又会是怎样的花样虐法呢?作者的脑洞太大完全不敢想啊


有时他被亲哥追杀或者去单挑血玲珑

皮薄血脆很快就喊呃啊可恶


明明已经坐上皇位杀手还是不肯消停

下毒行刺放火放水没完没了


失明失忆失去武功养病期间又要乱动

说不...

[古二乐夏]李朝遗闻 卷二 第十四

文言写不利索,就这么着吧。看清楚标签再点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宣和二十九年,帝疾笃,气血日衰,苦利日剧。夏五月癸未,召皇太子及三公入青鸾殿,密付之以身后事。酉时,复召浑天监丞乐氏无异入,就御床同卧,执手恻然,曰:“吾平生所负,莫过于彼女与卿。”无异曰:“君其闻辅负其车,椽负其檩者乎?”帝泣涕曰:“纵无相负,恐再会难期也!”对曰:“江陵初逢,奄逾三十载,如骐骥过隙。君乘云遁化,登无量七宝境,天上一昼夜,人间五十年。后会之期,弹指可俟,何难之有耶?” 帝涕方止,抚颐问之曰:“卿视吾此番形貌可憎乎?”无异大笑:“见夷则头上雪,即忘...

今我不乐03(古二乐夏)

这文真的没主线真的~~

×××

3.


乐无异骑着电驴把执勤的闻人羽送回宿舍,又换了夏夷则的两门小轿车赶回瞳大夫的诊所。一场鏖战之后的自闲庄遍地狼藉,叶姓老板娘失去踪影,只又那个清秀酒保还在不紧不慢地擦仅剩的杯子。

一来一回就是两个多点儿,家里来的未接电话堆满了手机屏幕。乐无异费半天功夫才解释清楚行踪,二老一听有小夏跟着,才算放了心。

午夜之后,仅有的那一部摇摇欲坠的老电梯也关了。老式公寓楼东西两侧各有安全梯,乐无异顺着东边楼梯吭哧吭哧爬上九层,一推门,屋里竟然漆黑。

“雩风大夫……”

他摸到墙边一拉灯绳。雩风正从刚才夏夷则躺着的那张床上爬起...

[古二乐夏]刀(吃不到更新+官方插旗…… )

“你看,这两株桃花是我亲手栽的,他们说这不合祖制,吵了一天一夜才保住。若不是那帮老头子拦阻,我还要在后山挖个温泉池呢!——咳,这陈芝麻故事我给你讲过了罢?别怪我糊涂,毕竟我也是个老头子了……玄真大圣睿文宣和皇帝。”
他一字一字念了遍,蹙眉似觉不妥,随即伸出右手,掌中焕出微弱的金芒注入那碑趺赑屃的头顶。金灵生水,神兽口中瞬间亮起一团温柔的蓝色,清润如檐冰,横流如瀑布,蒸腾如岫霭,让他想起了曾经数次救他于生死,却多年不曾见到的一个法阵。
碑上的文字,也由此逐渐变幻了形状。这是他和那人开的小小玩笑,只有两人知道的一个秘密。
“嘿,”他满足地抬起头,再念了五个字出来:
“姓夏的……夷则。”
离去时霓霞满天,芳菲...